追蹤
silentkeeper 持靜者
關於部落格
頂禮根本上師蓮生活佛

敬以清淨身口意,供養毘盧遮納尊...
  • 13811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故人往事

昨天夜裡,突然心血來潮,想起了為什麼有這場不動尊護摩。

到現在,還在東密中醫師那裡治療,過去十一個月,已經治好了十二種當年蜂窩性組織炎敗血症開刀的後遺症。

現在正在治療第十三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六種,秋季大法會時也向師尊報告治療情況,他說:「這個醫生會治好你。」

在治療過程中,幾次關卡無法突破,也是師尊佛菩薩的加持,才能化解掉一個一個後遺症。


每一次治療我都會配合一種禪定方式,讓那一次的治療效果顯著,大部分是呼吸與拙火。記得是六月的某一天,我躺在治療床上,身上扎了二三十支針,那次觀修的部位不同,一直是塞住的部位,也是得到了不動尊的幫助,才得以順利打通。

那一次我就對他說,等我從西雅圖秋季法會回來,一定會舉行他的護摩,表達感謝之意。

其實,他不需要我這種感謝護摩,佛菩薩一向是順緣的,那麼我跟不動尊的緣分很深,連帶的跟很多修習不動尊的人也有緣分。

就像我的外公,當年在外婆家裡的支持,去了日本學習佛法,在真言宗出家剃度,主修大日如來與不動明王,回到台灣曾長住在虎尾農禪寺(東密的傳承還在這間寺院),還有台南開元寺(他已經改穿顯宗僧服),並且也受顯宗的出家戒。

(那是我出生前二十年的事情)

我這一生為什麼投生在這個家裡,外公的主修是原因之一,加上蓮花童子轉世受到不動尊的保護,直到緣份成熟,這一生的根本護法出現,才將保護責任移交給根本護法。

小時候我什麼都不懂,常常夢見一個全身是火焰的人(偶爾拿劍、索,平常什麼都沒拿),他教我念了一個很長的咒(就是不動長咒,不是劍咒),還有一個比較短的咒(跟師尊傳的不動心咒一樣),結了一個手印(心中印),他說可以保護自己。從小一直在各種災難裡,卻沒有死去,每一次都化險為夷,都是他的幫助。

(長大後當企管顧問,發生了人生唯一一次在旅館被鬼攻擊,在那恐怖的時候,我就是念他的咒才沒事的)

(後來出家後曾向師尊報告這個咒與印,師尊說你可以持可以結,那是你的不共,是來自不動尊的緣份,但是我仍然持師尊的咒,結師尊的印)

(第一次在網誌寫出這件事情)

記得國中二年級的時候,某天晚上他說以後再見很難了,但是他還是會繼續看著我,當天晚上我是哭著醒來的,還記得醒來之前,他說我以後有人間的師父,到時候人間的師父會告訴我這件事情是真的。

(以前國中要開始準備聯考,國二以前我還有前世記憶,但是國二以後為了聯考,還有青春期發育的賀爾蒙作用,很快就把這些都丟到腦後了)

我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叫做韓孝君,我們都念大學以後,某天寒流來襲我去淡水找他,在他房間看到那個很久不見的火焰人,他說那是不動明王,我才跟他說從小常常夢見這個全身是火的人。

他想帶我去皈依他的師父,我記得跟他約了三次,每次要回到嘉義,從嘉義去高雄都沒辦法成行,要不是他沒空,要不然是我有事,總是差一點。他的師父就是真言宗光明王寺的悟光上師,也是我現在治療的中醫師的皈依上師。

年少的時候許多死裡逃生的場合,都是不動尊援救的,直到我自殺的時候,在地獄門口,他還是跟著師尊來了(這個也是第一次公開),我被師尊背著,他就站在右手邊。

一直到我的根本護法出現,不動尊才說,現在開始把保護你的責任還給你的護法,請他繼續站在你身後。

但是不管我跟根本護法是多麽深的緣份,不動尊的恩情與緣份,一直牢記在心裡。


(這段治療的時間,我跟悟光上師還有一些故事,以後有緣再談了。開始治療的時候,我不知道悟光上師已經圓寂十幾二十年,以為他還在世,是中醫師說他的上師已經離開,我才知道的)

(在治療過程中,我見過悟光上師,有一次他看我這麼痛,想出手幫助我,仍然按照密教規矩,先問師尊「我可以幫他嗎」,我的根本上師同意,感謝他願意幫助,他才伸手加持我的)

(沒有那種別的教授不問過這個學生的指導教授,就直接介入指導論文的道理,這個可以說是密教的公約了)

(我曾在西雅圖請示過師尊這個道理,很多人聽我說過師尊的「極為嚴厲地回答」的那一句「你認為呢」)

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